置顶广告

榕树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温州 城建 S1
查看: 2228|回复: 2

“温独支”的革命精神助我成长伴我一生

[复制链接]

1

主题

311

帖子

912

金钱

后起之秀

Rank: 2

积分
318
发表于 2014-11-10 22: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温州独立支部(以下简称“温独支”)诞生90周年。“温独支”的成立,点燃了浙南革命的火种,揭开了浙南革命的新篇章。
3 C5 e. j; O) F( N1 I
浙南,地处祖国东南沿海,素有“东瓯名镇”之称,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党中央直接着手创建的“温独支”,是浙南地区最早的中共党组织,并直属中共中央领导,可见当时党中央对温州党的工作的重视,真是举止不凡,独步天下。7 c6 c& q, ]% E" n' U3 a
  y8 W6 L& a/ A2 S2 |
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的革命新局面开始形成后,中共中央审时定势,派遣温籍共产党员谢文锦[sup]①[/sup]回到家乡温州宣传马列主义,筹建党团组织。经过认真筹备,1924年12月,中国共产党温州独立支部在城区候衙巷新民小学内成立,她以温州城区为革命活动中心,领导温属各地党组织开展革命活动。1926年,“温独支”成员王国桢[sup]②[/sup](苍南人)﹑戴国鹏[sup]③[/sup](瑞安人)和王金[sup][/sup](原永嘉县梧埏区南田乡黄屿村人)等,经常到附近的膺符区(原永嘉县梧埏区一带)以南田乡的南塘和黄屿等村庄为基点,进行农村社会调查,开展革命宣传,组织农民协会,发动农民反对土豪劣绅、废除苛捐杂税和减租减息等斗争,给广大民众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3 ^  p# p2 c3 K“温独支”在浙南各地的革命行动,扩大了共产党的影响,不少农村相继组织起农民协会,建立起农民武装,特别是各地农民武装联合大暴动,沉重地打击了浙南的反动统治和农村的封建势力,引起了国民党的极度恐慌,于是就大肆逮捕镇压共产党人,从此,“温独支”及其下属(除中共瑞安特支外)党组织均遭破坏而停止活动。! }/ Y) Z( ]6 c) Q; j- k9 \
但是,“温独支”在浙南大地播下的革命火种永不熄灭,由中华优秀儿女组成的红十三军、红军挺进师,抗日救亡团体、永乐人民抗日自卫总队和浙南游击纵队,又在浙南大地燃起了熊熊革命烈火,经过长达几十个春秋前赴后继、浴血奋战,以巨大的牺牲和代价,终于在1949年春彻底摧毁了国民党在浙南的反动统治,为浙南全境解放,为新中国的建立作出了应有的贡献。6 e! q6 x" q& h

& f  @% D3 T/ t  ]解放后不久,我奉命到当时尚属永嘉县的梧埏区负责南田乡工作,亲身感受到“温独支”革命精神对我的成长起到耳染目濡的熏陶,真是受益匪浅。. p: l1 s7 c9 a& I. P4 S' i0 v
事情是这样的:. v1 V- @" k# ~
1949年5月7日,温州迎来了和平解放。7月10日,我参加了永嘉县民主政府筹委会举办的行政干部培训班,学习了毛泽东《为人民服务》﹑《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聆听了解放后首任中共永嘉县委书记廖义融同志关于《当前形势和任务》的报告,并重温了“温独支”及其成员王国桢﹑戴国鹏和王金等英雄业绩,通过紧张有序的12个工作日,甚至夜以继日地学习和讨论,明确了当前革命形势和任务,培训班于7月22日圆满结束。培训时间这么短促,主要是因为解放后的永嘉县民主政府急需配备接管国民党伪区﹑乡政权的共产党青年行政干部,所以经过短期培训以后奔赴各地开展接管工作。
% I) l$ `: M1 i0 l$ A6 D# w根据永嘉县委通知,我即赴梧埏向中共梧埏区委书记白正会同志报到。他向我介绍了梧埏区及南田乡当前的革命形势,嘱我去负责接管南田乡工作。他还介绍说:“南田乡是‘温独支’当年革命活动的基点,它临近城区,‘温独支’经常派人到这里开展革命活动,再说南田乡的黄屿村又是首任中共永嘉县委书记王金烈士的故乡,群众工作基础比较好,广大人民群众觉悟也比较高。”# y3 w8 j" w, K8 A! b
当天,我独自一人到了南田乡临时驻地黄宅村,这个村的农民积极分子黄永森和张定坤见我是中共梧埏区委派来接管南田乡工作的同志,就热情主动来告诉我:南田乡西到茶院寺南塘街,东到黄屿山的黄屿村,北到划龙桥和横渎,南至林村,中间还有前陈、打网、鱼鳞浃、张宅、梅宅、黄宅、上田和吕家岸等村庄。还介绍了当时老百姓的思想动态等等。经过各方面详细了解以后,我当时就吃住在黄宅村农民积极分子黄永森家中。9 H6 M  O. _: c* k) ]( }% [
我在黄永森、张定坤的陪同下,先后到南塘和黄屿村召开农民积极分子座谈会,因为这两个村曾是“温独支”革命活动的基点。在座谈会上,我介绍了自己的身份,讲明了当前工作的要点,并了解了许多当年“温独支”成员王国桢、戴国鹏和王金等革命活动情况及其英雄业绩。这些事迹不但教育了农民积极分子黄永森和张定坤(后来他俩都成为南田乡人民政府不脱产的骨干),也教育了我这个刚参加革命的青年学生。他们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业绩,至今还牢牢地扎根在我心中。
3 L9 N2 _2 C0 V1949年8月的一天,中共梧埏区委文书王忠眉同志派人告诉我,白正会同志要我在当天上午8点钟到区委会有要事面谈。当我赶到梧埏区委大楼时,白正会书记告诉我:“21军某部急需征集马料(稻草)5万斤,经区委研究决定,这一任务由你去完成。”又说:“由你去完成5万斤马料紧急征集任务,一是南田乡是‘温独支’革命活动时间最早又最多的地方,群众觉悟较高;二是因为你革命干劲足,希望你勇挑革命担子,坚决完成任务。”我满怀信心地说:“请区委和你放心,我决不辜负领导对我的信任。”白正会同志边说边从自己的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支用红绸缎包好的木壳枪和20发子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俊士同志!这手枪是组织上特地给你配备的,希望你好好珍惜。”这突如其来的惊喜,使我感到组织上不仅对我信任,更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7 O" i6 @0 w1 D( z0 j0 O
当天下午,我直接从梧埏街乘船到了南塘街丽田,在农民积极分子召集人的配合下,召开了南塘村农民积极分子会议,传达了区委布置的紧急征集马料5万斤的任务。在会议上,大家纷纷发言。有人说;“现在解放了,农民翻身做了主人,不要说5万斤稻草,就是5万斤稻谷,也会征得起,我们村要征集1万斤怎么样?”有人说:“‘温独支”成员戴国鹏当时在我们南塘办农民夜学,环境极其险恶,但为了让我们农民早日翻身作主人,他连自己的生命也不顾。现在解放了,我们翻身作了主人,送1万斤马料喂军马,支援解放军解放全中国,理所当然要完成任务。”大家都纷纷同意这一建议,并表示在一天内完成任务。* }% @, J( {* |8 b
当天晚上,我又赶到黄屿村召开农民积极分子会议,同样把区委征集马料5万斤的任务布置下去,农民积极分子热情更高。有的说;“南塘能征集马料1万斤,我们村也认征1万斤。他们说一天完成任务,我们争取在半天内完成任务。”有的积极分子还说;“过去我们村的王金烈士为了革命,牺牲了生命,我们贡献1万斤稻草算得了什么?”结果,大家都表示同意认征1万斤马料。
$ K$ _6 e. P1 {6 |第二天,其他村农民积极分子闻讯后,也都自动来到南田乡驻地黄宅,主动把剩余的3万斤马料统统认征完了。就这样,区委布置的5万斤马料仅在两天之内就全部完成任务。当时21军一八七团驻在状元、龙湾的某部来接收马料的张连长大加赞扬,区委书记白正会同志也表扬了南田乡又快又好完成5万斤马料紧急征集任务。7 c0 _% j* r: J
当时我想,这次5万斤马料征集任务能够这样快圆满完成,主要是“温独支”成员过去在南田乡开展革命宣传提高了农民政治觉悟的结果,它给我这个刚刚19岁参加革命,而且是第一次既快又好地完成任务以极大的精神鼓舞。我又想“温独支”播下的革命火种,真是薪火相传,对今后南田乡的工作无疑会带来很大的帮助。" x, P9 v) D1 k* U- X) i2 x- d- j

# q' ?, z+ C0 K5 g9 V  C从1949年10月到1950年5月,这段时间是南田乡贯彻执行中共浙江省委提出减租、剿匪、反霸﹑征粮、生产和土改等农村六大任务的关键时期,这也是广大农民世世代代、日日夜夜迫切盼望解决的切身利益问题。为了取得工作经验,指导全市工作,解放后首任中共永嘉县委书记廖义融同志,在瓯江南永强、梧埏、三溪、藤桥四个区划归温州市以后,又以温州市农委主任的身份,一仍旧贯重走“温独支”当年的革命道路,带领以吴崇源同志为工作队队长、队员有徐君宝、钱西海、周南和、叶仁超、施巨龙、吴昭华、王克勇、周士元、周方松、林陈生、周惠津等到南田乡蹲点。我被正式任命为解放后南田乡人民政府第一任乡长,周士元任乡农会主任,郑宗倡任乡文书。《浙南日报》社也特地派记者吴崇澜长驻南田乡作系统报道。当年“温独支”进行革命活动的基点——南田乡一时就成了一马当先,万众瞩目的地方。. H" \$ B; }( I7 \! ]
当时在南田乡工作的全体同志和其他地方一样,工作和生活都相当艰苦,吃的是大锅饭,睡的是稻草垫底的统铺,每人一条棉被、一个包袱、一把雨伞、一只电筒。白天深入农户田头,晚上经常开会到深夜,心情很舒畅,工作热情很高。同志们相处亲密无间,大家都认为我们现在工作和生活条件比当年“温独支”成员在这里的条件好得多了,并认为能在“温独支”同志工作过的地方干革命很光荣。' |" S( v4 W! o5 R3 R/ m6 c
自从我被任命为南田乡乡长之日起,全乡各村农民积极分子都纷纷要求我去他们村召开村民大会,宣传当前形势和任务。当时,我把这一情况向廖义融同志作了汇报,他听后很高兴,并决定第二天晚上亲自陪同我先到黄屿村召开全村村民大会,还告诉我说:“黄屿村虽是‘温独支’开展革命工作的基点村,又是王金烈士的家乡,但解放不久,你人地生疏,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得带上警卫员为你助威壮胆。”我欣然答道:“阿三同志(我们对廖义融同志的习惯称呼),保卫首长要紧,那对我就免保吧!”但他还是叫来警卫员,带上枪,我们三人一起上路直奔黄屿村。一路上,他教我如何把这次大会开好,特别向我讲述了当年“温独支”成员因为减租事件,于1926年农历10月11日在黄屿寺召开五六百人大会的情况、王金烈士的英雄业绩、黄屿贫雇农如何支持王金闹革命的故事;并讲明现在南田乡人民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农村一切权力归农会等等,廖义融同志讲的这些内容,为我要讲的《当前形势和任务》像注入了新鲜血液一样鞭辟入里。. m8 M1 i6 S5 k. \  X
当我们到达黄屿村时,黄屿寺里已挤满了男女老少,民兵们也都放了哨,农民积极分子都要我上台作报告,廖义融同志看到这一场面也点头表示赞同。于是我上台就《目前形势和任务》作了一个半小时的报告,会场内鸦雀无声,我越讲越有劲,群众越听越觉得有味道,大家都拍手叫好。这是因为解放不久,广大农民非常喜爱听听全国以及温州各地的大好革命形势的时事新闻。大会结束后,黄屿村民兵手握红缨枪,一定要护送我们三人回乡政府驻地黄宅村,一路谈论和笑声不断……。, e& Y! ?7 x6 n+ B6 F
黄屿村村民大会成功召开后,廖义融同志又嘱咐工作队徐君宝同志第二天晚上陪同我到南塘村召开全村村民大会。于是我和徐君宝同志一起进行研究,认为在南塘召开村民大会,一定要把“温独支”成员王国桢、戴国鹏、王金等在南塘组织“雇农会”“贫农团”“插田会”和发动农民抗租、抗税、抗丁、抗捐的革命斗争的事迹讲好;要把他们深入南塘进行社会调查、组织和发展农会、举办农民夜学的故事讲好;特别是1926年农历9月19日“温独支”在普济寺召开的南塘农会成立大会。因为那次大会正处国共合作时期,国民党永嘉县党部、温州学生联合会、永嘉妇女协会等都向大会赠送了匾额,盛况空前。但大地主周某、诸某和土豪刘某勾结警佐黄某带领武装警察24人,以时局不稳为借口,强迫大会中途解散。那次大会中,群众热情敌我斗争激烈,更可贵的是,“温独支”表现出敢于斗争精神,有非常好的教育意义。晚上,当大会开始时,全村男女老少全来了,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我也同样作了《目前形势和任务》的报告,群众都为“温独支”成员王国桢、王金在当时恶劣环境下能敢当敢作一心为民,立下赫赫之功,结果被国民党无辜枪杀,无不为之扼腕叹息;有些老人听了报告后虽然觉得事情已过去多年了,但当时的情景令他记忆犹新,纷纷表示出对国民党祸国殃民嫉恶如仇﹑切齿痛恨;对共产党一心为国为民,赞不绝口。: G1 J( \% Q; z( a4 [3 }& w4 ]
黄屿和南塘两个村村民大会的成功召开,主要是宣讲了“温独支”成员王国桢、戴国鹏和王金当年闹革命的英雄业绩,而这些革命事迹也是这两个村老百姓身边眼见事实;再讲了今后共产党领导农村实现“点灯不用油,耕田不用牛、高楼大厦、电灯电话”的社会主义美好远景,这些都不是空言虚语、夸大其词,所以老百姓爱听,听了高兴,使大家受到了一次爱党和爱国主义的教育。/ n- i# A3 N1 X1 H( J
当时省委提出的农村六大任务,正是“温独支”当年要做的革命工作,也正符合南田乡广大农民的迫切要求,因此,他们热烈拥护,并表示坚决执行。2 }0 k$ k1 H" o  f$ l+ x6 A0 ~
首先是“温独支”成员王国桢、戴国鹏和王金在半个月内相继在梧田区一带组织南塘,黄善(屿)、上光(江)、汤家桥、上埠、东埠、桥(头)河等7个村农会的精神鼓舞下,各村农会、民兵、妇女以及儿童团,很快自发组织起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都非常健全,各项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如“反黑田斗争”,上田、黄屿、打网、划龙桥、南塘村等一些不法地主有不报或少报田地的,都坦白交代了,并补缴了公粮。在反霸斗争中,我们同贫雇农同住、同吃、同劳动,深入农户访贫问苦;在反霸大会上,苦主痛心疾首,泣不成声,台下群众个个咬牙切齿,义愤填膺,斗得罪大恶极的地主恶霸魂不附体。南田乡通过减租、反黑田、反霸运动以后,农民觉悟大大提高,他们把缴纳公粮看作是自己应尽的义务,敲锣打鼓送公粮;大生产运动,开展得热火朝天。当时长驻在南田乡蹲点的《浙南日报》记者吴崇澜同志都作了专题报道,影响很大。
( E- U* C3 K' K/ x如今值得欣慰的是,原南田乡管辖的村庄,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昔日“温独支”成员、首任中共永嘉中心县委书记王金烈士的家乡黄屿村,已于1985年6月把黄屿山开辟成黄屿公园,山巅上耸立着一座6米高的王金烈士纪念碑,碑上镌刻着由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老共产党员苏渊雷(苍南人)题写的“王金烈士永垂不朽”九个镏金大字。现在这里已成为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 F7 b' l% m' `. [' d7 {1 @  g昔日为“温独支”成员戴国鹏首选办夜学、闹革命的南塘街,依南塘河已建成全长1.8公里、宽50米的南塘风貌街。这条风貌街以低层建筑为主,集居住、商业、文化、休闲、娱乐、旅游等功能为一体;以黑白灰的色彩、简练的山墙、围合的庭院、错落的坡顶、临河的骑廊和戏台,加以对岸白鹿州公园别出心裁的建筑风格,勾勒出温州“山水城市”的神韵。这一地理位置优越,高品位、高档次、设施齐全的大型现代化建筑和古建筑相互依托的街区,既踵事增华,又独辟蹊径的在南塘河畔崛起,它的确能与我2009年7月12日亲眼所见的意大利被世人称为“水上之都”——威尼斯相媲美。现在这里已成为休闲、娱乐和旅游圣地。; J! S" f6 F, N( b2 f
“温独支”原来在南田乡进行过革命活动的其他村庄也将建成小康社会,到处高楼林立,场景繁华、人民安居乐业。在这片“温独支”当年闹革命的热土上,已建成的有温州市委市府办公大楼、温州火车站、温州市体育中心、温州市人民大会堂、温州世纪广场、温州市图书馆、温州市博物馆、温州市科技馆、温州大剧院等等,昔日南田乡的痕迹再也见不到了。今后,这片热土必将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中作出更大的贡献!, {9 y& o. ~3 r) f2 ]
无巧不成书。幸运的是我们晚年还能乔迁新居,入住到南塘风貌街附近建有五幢高楼大厦,内有偌大中心花园的汇车桥公寓,不论从我家阳台或书房南窗望去,“温独支”当年办夜学、开展革命活动的南塘,一幢幢别具风格的建筑和南塘河优美的自然风光,尽收眼底,一览无余。睹物思人。由于有“温独支”革命英烈的光荣牺牲,才能换来我们今天美满幸福的生活。因此,“温独支”的革命精神,就这样日日夜夜,如影随形地伴我一生一世……
) P- V' g( _) t+ a& `8 A/ r' U古往今来,南塘无论是生态环境,抑或自然风光,都是优美秀丽的。其中有两首诗即作了生动的描绘。# i' w; }: Z5 }3 n1 j  W/ W( C) C3 Y8 u
一首是宋代薛师石的《题南塘薛圃》诗:  r7 l- n  ]1 q( [3 D* f, {* e
门对南塘水乱流,竹根橘坻自成洲。$ Q% y/ b4 y! C8 C8 R
中间老子隐名姓,只听渔歌今白头。7 H3 z" a' g* }0 r. `! W
另一首是元代鲁时中的《客南塘》诗:
5 s6 K; b. ~& e7 q- l' G雨霁南塘春水多,日光浮动绿生波。
$ t+ B: r8 H3 s( U5 k风前无数蜻蜓舞,柳底成群白鹭过。
. G. B' I4 k  E( W; A日间,我站在南塘河畔驻足体验欣赏,想道:作为一个白首一节的隐居者,在门前水波荡漾的南塘河畔,听听渔翁吭渔歌,看看翠绿柑桔园,享受着自然优美的田园风光,是多么自由自在的生活呀!那天我虽然没看到许多蜻蜓,却看到一只只白鹭在自由飞翔。我想,待到“五水共治”生态环境大见成效时,自然优美的“无数蜻蜓”与“成群白鹭”一定会在这里翩翩起舞,自由自在地飞翔!, k7 E- M, W5 H8 T
夜晚,星空闪耀,我亦站在高楼阳台上居高临下望,南塘风貌街灯火辉煌、夜明如昼,一眼望去,光彩夺目,真不亚于1922年4月18日我所看见过的著名的南京秦淮河夫子庙河畔的夜景,也不亚于2009年6月中旬我在匈牙利看到的浪漫迷人的蓝色多瑙河畔和在法国看到的绚丽壮观的赛纳河畔的夜景。我想,“温独支”无数先烈洒热血,抛头颅,不惜牺牲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追求的不就是为了争取民族独立和国家繁荣富强,为了争取人民自由幸福吗!现在这里都已变成了现实!  l6 t  u/ [# e2 l& u( p( \0 L' M

8 ?* F8 T3 C$ ~. J& S( _$ b5 G; t- S我离休已有21年了,岁不我与,时不再来,为了缅怀“温独支”的光荣革命历史和不平凡的战斗历程,使“温独支”点燃的革命火种灯火长明,2006年8月7日,我和叶瑞玉(原温州市委副书记)、吴权衡(永嘉县白云公社原党委书记、离休干部)等老同志,发起、策划,并由我主编了《梧埏春秋——原梧埏区离退休老同志回忆录》一书。在这部书里,为了使“温独支”革命精神彪炳史册,我撰写了《梧埏革命斗争史综述》(1924年12月-1949年12月),着重叙述了“温独支”革命历史功勋;发表了独一无二的“温独支”成员周希英(戴仇)《我在永嘉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的回忆》的遗作(何畏(黄先河)于1941年6月写的《关于浙南特委的一些情况》开列的“温独支”成员名单,周希英名列其中),这是周希英同志生前写的一篇回忆录,写于文革时期的1972年,是他儿子周立人(温师院副教授)在家中一只旧木箱里偶然发现的。周希英于1928年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化名戴仇,意为与国民党有不共戴天之仇。1929年农历正月初十,上海党组织派他携带密件回温参加永嘉县委工作,以加强对地下党的领导,于是,中共永嘉县委对人事进行了调整,决定由他担任中共永嘉中心县委委员兼秘书。回忆录所披露的历史,对“温独支”为何惨遭破坏,致使浙南党的工作一度陷入困境的研究很有价值。还搜集到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日报》1930年9月30日刊登悼念“温独支”成员王金烈士的文章《我们的死者——王金同志》以及《宁死不屈 以身许党——记首任中共永嘉县委书记王金(1895-1930)》一文,介绍了“温独支”成员王国桢、戴国鹏等同志的生平业绩。同时发表了《为灾荒告民众书》,这是“温独支”在1930年2月2日全国面临大灾荒,国民党撒手不管而共产党忧国忧民,唤起民众,讨恶除暴,救苦救难的一篇极为重要的文告。还发表了吴崇源同志撰写的《万农惩腐恶齐奏翻身曲》,文章中特别提到“温独支”的历史功德。同时发表的还有王金烈士纪念碑简介和温州市区翠微山革命烈士公墓简介,王金烈士遗骸就安葬在此公墓,这是温州市人民政府于1952年12月兴建,1974年和1990年又先后进行整修、扩建,墓碑上镌刻着仿毛泽东手书“为国牺牲永垂不朽”八个鎏金大字。- ~# e1 |- B% ]. _
据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日报》关于悼念“温独支”成员王金的文章提示:1927年12月王金同志的老婆患病饿死,死后15天他才回家去,将五岁小女交他弟抚养,只在家过了一夜,次日下午又跑到别乡去做革命工作。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温独支”成员王金烈士这个当时只有五岁的小女孩至今到底何在?我和叶瑞玉、吴权衡等同志于2006年9月13日特地乘车到黄屿村寻找王金烈士孤女。4 \8 \& a7 M) V! r# s. v! \
一路上,大家心有疑虑:事前没有一点线索,如此茫然寻找,如同大海捞针,能找到王金烈士的女儿吗?5 Q7 ~, r) b0 {/ c1 b) r
凑巧得很,我们在黄屿公园瞻仰“温独支”成员、中共永嘉中心县委书记王金烈士纪念碑时,碰到两位中年妇女,告诉她我们是原梧埏区工作过的离退休老同志,因为王金烈士过去革命功劳大,准备出本纪念“温独支”的书,书名叫《梧埏春秋》,问她们是否知道王金烈士曾把一个五岁的女儿托给他的弟弟抚养?其中一位妇女抢着说道:“她还健在,就是我的舅妈,现在住在山前路177弄3号。我们按照她的指点到了王金烈士女儿的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婆正从屋里出来倒洗衣水,路人告诉我们这就是你们要寻找的王金烈士的女儿——王良英婆婆。王婆婆她见我们来了,便让我们进屋,忙着擦凳、泡茶。我们说明来意后,我挺沉重地问道:“阿婆,王金烈士是你的父亲吗,你今年有多大年纪了?”2 a. C% A2 U# Q2 a
她答道:“王金是我的父亲,我今年已85岁了。”
/ c1 `' Q, B; \! V我又问:“当时你父亲被国民党陷害时你几岁?”8 |* B: F2 F. W! X
她非常悲伤地说:“当时我只有七岁(指虚岁,其实足龄是5岁),还不懂事,我只是听大人说我父亲是被国民党杀害的,只晓得哭呀哭,其他什么也不懂。”5 T& U4 W( P* w
我沉痛地问:“你当时有几个兄弟姐妹?”' @7 J7 b# y6 ]2 b
她激动得含泪说:“我既没有兄弟也没有姐妹,孤苦伶仃一人,我长大后听说阿妈在我出生之前,曾生育过多个孩子,但都没有养活,原因是我父亲在外头干革命,小生意也做不成了,钱粮也断了,很少回家照顾家庭,就是有回来一次,也是偷偷回家,马上就返回去,这样一来,家庭困难多多,阿妈经常挨饿,所以无法把孩子养活,后来我妈连自己也挨饿带病而死了。”说到这里,王良英婆婆连连擦着眼泪,她接着说:“阿妈死了,生活就更困难了,爷爷痛失长子,像天塌下一样,忧愁过度,也离开了人世,我爸是为了革命,全家一连死了四个人,只留下我孤苦伶仃一个人,后来是我阿叔王振把我抚养成人,我阿叔自家儿女很多,还要养活我,真是恩重如山,如果没有他收留我,我也早就不在人世了!”; G- n+ j( {! G
听了王良英婆婆的一段痛苦回忆,我们也不禁悲伤起来,顷刻,我打量了一下婆婆的房间,竟是家徒四壁,一间小小的房间,既是卧室,又是灶房,房内只有一张“两头端木床”,一只旧木箱,一张小方桌既当饭桌又当灶台,旁边有一只水桶,一个脚孟,一张旧竹椅,两条长凳,这就是她家的全部“家当”。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甚至连黑白电视机也没有。在黄屿村里,“温独支”烈士后代仍然过着如此清贫困苦的生活,真令人不敢相信。
/ n9 E* r. ]& C1 K# Z这次寻访使我们悲喜参半。喜的是我们终于寻找到王金烈士的孤女王良英婆婆,了却了我们一桩心愿;悲的是烈士后代现在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感到非常遗憾。我们都认为不该忘记“温独支”成员为共产主义事业不惜牺牲自己年轻生命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我们应该发挥余热,编好“温独支”的革命史——《梧埏春秋》,为教育后代做出应有的贡献。( d% _  t. p, r- N( x
以弘扬“温独支”革命精神和梧埏区解放后取得辉煌成就的离退休老干部回忆录——《梧埏春秋》在编辑过程中,得到了原梧埏区出身和曾在梧埏区工作过的离退休老同志的普遍关注,特别是得到了老家原在梧埏区蒲州的邱清华和张雪梅夫妇的重视。作为《浙江日报》副总编、党委副书记的张雪梅同志,于2006年11月12日给我和老伴郑爱香来信说:“你现在正忙于编辑《梧埏春秋》,这是很有意义的工作。你文学修养很好,完全可以胜任主编。从初稿的目录来看,内容非常丰富,老邱(注:指邱清华同志)也很乐意参与其事。”2007年2月6日她又给我和老伴郑爱香来信说:“俊士同志为了出版《梧埏春秋》,从发起倡议到征集文稿到编辑,操劳操心,呕心沥血,不仅不取分文报酬,还带头捐资,爱香同志大力支持,不愧为贤内助,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是值得大大赞颂的美德。”1 e' S5 H% @# d) J# `' l  r: ]
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邱清华同志,在杭州医院住院期间,经常在病榻上打来电话,询问《梧埏春秋》编辑进展情况,还抱病写好一首《临江仙》祝贺《梧埏春秋》出版,特地电传给《温州日报》请金丹霞同志转给我。( o" t1 Q; m$ {" y
金丹霞同志转张俊士同志收:
$ t5 N8 y3 T& N9 H* W$ ]  C遵嘱写就《临江仙》电传奉上,请笑纳,词拙字差,恐登不上大雅之堂,若不合适,可推倒重来。
                 专此顺致
/ J9 ~% a: G3 w; h7 a& M. ]
敬礼!- c( A% O% j: y# k: @# d
                                     邱清华敬上
2007年4月25日

2 X+ c% F+ G- P9 ?
1 ~9 ^. {) a2 o2 E: F半个月后,他又寄来一封信:9 A+ t6 p) m; Z4 g( R: d
张俊士同志:
6 j% r2 M7 G8 l, n: F3 Z) o) E4 s来信及附件均悉,我不会写词,这回写《临江仙》是试试看,承蒙采用,只好献丑了!
& P. j; R! {+ ]4 ^5 i9 K我寄的照片太呆板了,现再寄一张,请你酌定,如制版有困难,那就算了,作者介绍,我略作改动,字数多了一些,如不行,请你压缩。  y6 X8 J8 S7 f; N) c
郑爱香同志均此致候,雪梅同志向你俩问好。
此致

1 ?' o5 P/ _/ q9 [敬礼!4 ^& o; z6 g3 F
                                         邱清华
2007年5月11日
3 ~& J  Q7 s  k# M* Y

# J: B) P+ y+ ^+ y* \3 u" c* R' V! ]邱清华同志对《梧埏春秋》的重视和对自己词作的歉虚态度,令大家为之感动。他在《临江仙》词中写到:“……当年艰苦中,皆在此书中……迎神州崛起,共勉建微功。”大家拜读后,都感到非常敬佩和高兴,于是将《临江仙》刊于《梧埏春秋》卷首,以飨读者。  c% g) j9 }& |7 r/ p6 }* h, F
《梧埏春秋》于2007年6月付梓以后,立即引起各方的关注。在浙江省文联领导恢复东海文艺出版社和创办《江南》大型文学期刊的冯增荣同志看了《梧埏春秋》以后给我来信说:“《梧埏春秋》的内容和印刷,堪称上品,出乎我的意料,你和同志们的努力,结出硕果了,我很高兴,也很敬佩!”后来又来信说:“书极富价值,可给全国各大图书馆分寄一些去,我们虽未见过面,见书如见你人,佩服你的努力和成果。”
9 ]9 T. n+ {- F% e, H0 F. X为了弘扬“温独支”革命精神,缅怀“温独支”烈士功绩,温州电视台新闻频道和经济频道分别播放了《梧埏春秋》在温州城区和在梧埏街道办事处首发式的盛况,并特地将书中有关“温独支”在新民小学成立时的旧址照片,王金、王国桢等烈士的照片以及王金烈士纪念碑的照片等等,以特写镜头进行全景播放,得到了离退休老同志的一致赞赏。
3 v& Q0 i! `& c1 q8 [+ k
& M8 `+ ~+ Q) W6 i! S9 c
光阴荏苒,今年“温独支”诞生业已90周年,我亦八十有四。今年四月份当我在温州中共党史学会、温州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办公室时,副秘书长吴中同志给我一份2013年第四期《温州史志》,使我得知中共温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和温州中共党史学会发出《关于开展纪念中共温州独立支部成立90周年党史学术研讨会征文活动的通知》,这让我情不自禁地联想起2013年中共浙江省委老干部局授予我“浙江省优秀离退休干部党员”荣誉证书时,感慨系之,我晚年尚能享受到这一殊荣,最使我感恩戴德的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及其各级党组织!且“温独支”是我的启蒙老师,是她的革命精神,一直助我成长,伴我一生,因此,我深深感到自己虽然年事已高,但心中仍出于一种强烈的革命责任感的使然,她催发我一定要撰写好这篇回忆录,而且非写不可!
4 h( }0 x; y! E' y6 @0 _( i我祝愿“温独支”的革命精神代代相传,灯火长明!
. N8 A9 [' ?6 A
+ [, i  |. }1 ^% N% L注释:①谢文锦,1894年出生,永嘉县潘坑乡潘坑村人,“温独支”创建人,1921年受中共中央派遣,偕同刘少奇、任弼时,罗亦农,肖劲光等首批赴苏,入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学习,1922年12月7日在苏学习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8月下旬,他受中共中央派遣,回家乡温州宣传马列主义,筹备党团组织,12月在城区候衙巷新民小学内成立中共温州独立支部。当月返回上海。1925年5月参与领导上海五卅运动。1926年2月任上海区委委员兼曹家渡部委书记,同年7月30日,调任中共南京地委书记。. k( r2 O/ C) {' h, ?. ^- I: x1 J
1927年4月9日上午,蒋介石到南京策划、指挥逮捕共产党人和左派人士,11日晨2时,谢文锦在召开南京地委扩大会议时不幸被捕,惨遭杀害,沉尸于秦淮河。年仅33岁。
1 I3 }$ C3 t) W( J7 w& b②王国桢,1899年9月21日出生,苍南蒲城西门外人。1926年春参加毛泽东主办的第六期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结业后,以中央农运特派员的身份回温,“温独支”派他负责温州地区农运工作。10月25日,他首先在南塘组织农民协会。后被选为永嘉县农民协会主席。1930年4月,中央决定由他出席第一次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会议。6月初,他又受中央委托,筹建中共浙南特委,任书记。浙南特委撤销后,复建中共温州中心县委,他仍任书记。1931年10月16日,不幸被叛徒出卖,在瑞安飞云江渡口被捕,12月11日中午,王国桢在温州华盖山麓壮烈牺牲,年仅32岁。
; o5 S$ E- v% D  S6 L+ t③戴国鹏,1907年出生于瑞安塘下。1925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后转为共产党员。五卅惨案发生后,当选为温州学生救国联合会主席。1925年12月7日,在永嘉县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他当选为县党部执委兼宣传部主任。1926年1月,共青团温州支部改选,他当选为书记。同年7月,在永嘉县南塘开办农民夜校,宣传革命。1927年2月,北伐军第17军宣传队进入温州,“温独支”遵照上级指示,派他参加北伐军宣传队,当宣传队到达江苏常州时,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宣传队被逼解散,他回到上海,后来因形势急剧恶化,与党组织失去关系,1932年6月在瑞安塘下病逝。% b9 u* _5 {2 x3 T6 w6 k
④王金,1895年出生于原永嘉县梧埏区南田乡黄屿村。出身农民,肩挑货郎担穿街串巷,深知农民疾苦。1926年夏领导上、下河乡农民反对地主剥削的斗争,带头组织各村农民协会。1926年12月,由王国桢介绍参加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中共永嘉县委农运委员、常委、组织部长、县委书记。. v8 h) r: v) D! ]2 ?
1928年11月,他被选为中共浙南特委委员、中共浙江省委候补常委,1929年4月任中共永嘉中心县委书记,为浙南党的恢复和建设,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组建作出重要贡献。$ P8 w! q, i' q) l
1930年7月8日下午5时,不幸在永嘉县梧埏慈湖南堡被捕,当晚8时被国民党杀害于华盖山麓,年仅35岁。

1

主题

28

帖子

1

金钱

江湖小虾

Rank: 1

积分
31
发表于 2019-1-15 13: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1 _: Y$ Y# ^: I( R- ^9 y$ i
                                                       郑笃洪:峥嵘岁月忆当年1 F5 e- c0 Z- b% c) A2 [; m* s

8 S" v3 [+ @3 |                 在风雨如磐的革命战争年代,白色恐怖笼罩龙湾境域,反动武装对革命人民活动的反扑更为疯狂,永强地下党组织的活动也更为隐蔽和艰苦。3 ^1 r9 k8 D( H0 R- N6 V* M+ k, o
                1948年2月,天柱寺主持李达心(中共地下党员)征集到的30双草鞋要我亲送到瑞安东区。李达心师傅早与我结为知交。天柱寺当年已成为永强地下党活动中心之一。我家住郑宅村,李达心常在我家吃饭,深知我诚实可靠,年轻有为,思想进步,所以,党组织的一些“任务”,均交托我去完成。这次向东区送军鞋任务,我欣然接受。一日,我将草鞋装入篰子里,装作卖草鞋的模样,往东区方向出发。一路避过主要关卡,终于到达梅头内河轮船埠头。东区的郑岩银同志早在此等候(地下党组织早已联络好的),我就将这担草鞋交给了他。
' X( l* T( c' Q- H; |' l# B                    同年下半年,天时转凉。一日,李达心又来我家,说有2套棉衣,要我转送给永昌新城的地下党组织负责人王兆勋同志。因兆勋常至天柱寺参加活动,我早已认识。当日,我带上2套棉衣,急匆匆送至王兆勋家,由其妻子收下。其后,照李达心的嘱托,又将20斤大米送到兆勋家。
8 T4 n8 H" x4 E$ }' H' [9 r4 z5 a$ D                    由于我诚实可靠,党组织视我为党外可靠朋友,所以,我家也自然成为“地下联络站”,如地下党组织领导人张则鹏来天柱寺开会,也常来我家歇歇脚,吃点饭。还有张则鹏召集开会,叫我通知郑仁宝、郑仁弟、郑宝煕、郑福勋、郑仁林等,我均较好地完成了“通知任务”。地下党组织领导王挺杰、郑笃福向我了解郑仁林、郑宝煕在秘密环境里工作情况,我也真实给予反映、汇报。我成了名副其实的“交通员”。当时,永强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时期,做“地下工作”是冒很大风险的。
, z" O9 E. M9 L0 D: T9 {  S- h+ }$ r                   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让人值得回忆的是上世纪50年代后期,永强人民公社掀起水利建设的热潮。当年,在白水漈建造白水电站,山顶上要兴建多座水库,需要大量民工。当时,三甲、下垟街数百名民工寄住于郑宅村民居,我负责民工后勤工作。每晨起床,我手举土话筒,挨家逐户催促起床,日日如此。在工地记工,也由我负责,如实记录,坚持了数个月。
9 E) i! L+ Y) D- a                 建电站的木料须到温州西部涂滩运载木头,我又发动郑宅20多位村民,前往温州运回木头。根据需要,我家准备建新房的杉木,也折低价献给电站工场。其后,白水电站从上海采购了“配电盘”,我又与民工将其运抵电站工地,用电缆麻绳固定,爱护有加,妥善保管。在永强白水电站建设过程中,我可以说是全程参与的民工负责人之一。
. `1 @; j; ]4 O, S/ `! E5 u                  我的一生中,协助本辖区的地下党组织活动与参与白水电站的建设工作,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情,虽不算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但也为我留下了一生最美好的记忆。我常常以此为荣,终生难忘。 ( 笔录:王锷, 据《永强壮歌》)
& }8 l- {0 d: g7 c- M  R) @8 J+ }- d6 S
! \- D% V$ `5 F( ?$ \4 s

1

主题

28

帖子

1

金钱

江湖小虾

Rank: 1

积分
31
发表于 2019-1-15 13: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乐庵府君暨岐亭履乡两先生建筑第四房小宗传
- X9 Z& H3 _/ B% r3 z                                                                                                          作者:郑承康    [注]
; s; j" P  d7 Y              尝读曲礼有云:古者君子将营宫室,宗庙为先,盖以宗者尊也。谓祖考所当尊崇也。宗者,本也,谓祖宗本原所从出也。祖有功,宗有德,故有虞氏祖颛顼而宗尧,夏后氏祖颛顼而宗禹,殷人祖契而宗汤,周人祖文王而武王,所云“别子为祖,继别为宗,继祢为小宗。”立宗以报祖德,此固仁人孝子之心所不容或息者也。
; l4 g5 s" I5 g0 y) |               观乎此,则知沈公乐庵府君暨其侄岐亭履乡两先生所以经营第四房小宗其用意甚深。其筹度亦良苦矣。考沈氏自一世思信公迁五甲董家庄地方,大宗以外惟长房立有小宗,余皆无宗,绌于财也。乐庵公独惯之,诫其兄子岐亭履乡曰:汝两人读圣贤书,当知小宗主祭先人地乎?余虽务农,未暇而家稍充裕。汝两人肯努力开始,余必解囊接济。议既成,于是履乡醵金五十为之础,岐亭割田八分为之基,房内廿四户竭苦力以为之辅,一切土木砖石材料以及工匠经济,除基金外,计需昆曲三百八十金,均由乐庵公一人担任经之营之。不日成之,而本房小宗告厥成功。凡我先灵,以妥以侑,何喜如之。落成后,房内子孙群相庆祝曰:小宗既立,先祖先公各得入祔之安。房内公产仅有荡产十分,可提十之四祭享先灵,提十之六归偿乐庵公垫款,定十年内解清。众皆抚掌唯唯。
2 f6 E8 [2 X! u4 m" w; z& h# e0 C) A               未二年内,房内子孙祭酒不洁,陨越贻羞。乐庵公见之,于心不安,转以十之六公产归还房下轮值办祭。未几,岐亭履乡相继告逝矣。独乐庵公种得于前,今亦获报,于后子若孙,歌蛰蛰矣。我思古人实获我心。房下子孙又集议酬劳古人,表扬乐庵公叔侄之潜德,于小宗上堂畔祖龛内,另辟一龛为乐庵公三家主配享之龛,春秋享馂,惟三家子孙列座燕饮,此外无勋烈者一滴不许沾唇。盖一以报答乐庵公叔侄资助兴宗之恩,一以感动乐庵公子孙纪念祖宗之思也。( j7 i% u: h" U; K' _: A+ v+ a; q
                 今岁甲戌,为大宗修谱之期。乐庵公仲子子廉君与予属妹戚之亲,面述先公输材建宗之成绩,恐日久不彰,意欲弁诸谱端,留与后世子孙传诵也。因不揣冒味濡笔而为之传,以讽世矣。是纪事也,非论文也,读斯传者谅之。- e  j  r; }5 g6 X. c
                                                                            民国廿三年岁次甲戌4 [. E4 Q4 V0 p: e0 `$ U, c1 i
                                                                 姻晚生 前清禀贡生  拯瓯郑承康 拜赠: s9 |# a( w6 Q9 l2 X% y0 {$ X

* r% ^7 A* G* V( `% Z- J              【注释】    郑承康(1870-1936),谱名仁鎔,字成侯、拯瓯。永中白水郑宅村人。宣统庚戌(1910)任永强镇自治会名誉董事。民国癸丑(1913)任中华民国外交部奉天营口交易署科长。(据《龙湾史谭》第11期载 )  K5 P# t3 E! [1 ?

3 U4 _& l! _4 {/ a7 A+ v/ E4 c9 S6 J7 O

& z: I$ K0 [" a9 J  }
. X# S" R, U7 c+ U- E% f* 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榕树堂 ( 浙ICP备16043944号-1

GMT+8, 2019-2-21 08:12 , Processed in 0.03157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